搜尋

煙嗨牛莖學園

本網站密碼保護的文章限制十八歲以上閱讀。若您年滿18歲請輸入「 181069」。若您未滿18歲請勿閱讀。

[站務003]有關於文章的密碼

本站有許多內容涉及性行為與藥物使用,這些內容已經用密碼上鎖。若您未滿18歲,請不要閱讀這些文章。若您已滿18歲,請輸入密碼:181069。

Featured post

[知識026] 疫情再起,冰友們如何配合疫調仍能保障隱私

台灣疫情最近再次緊繃,傳染鏈持續擴大,大家都有可能是疫調中的一環,冰友們(以及性生活對象熱烈繁多的朋友們)可能都開始擔心,自己有時的見面對象並不是實際認識的人,如果有一天需要被疫調,根本講不清楚到底見過誰,也擔心調查下去會曝光隱私及性行為,那到底現階段該做些什麼準備,最能降低曝光風險呢?

學園這邊有兩種建議可以提供大家參考:

1. 保留砲友或冰友的聯絡資訊,註記見面日期,保留兩週以上,但可以刪除對話紀錄,讓疫調人員能夠聯繫上跟你有近距離接觸的人,但不需要交代雙方詳細的接觸方式。

2. 每個人都可以申請屬於自己的實聯制QR code:

>> https://emask.taiwan.gov.tw/real/ <<

這樣就可以在不需要知道彼此聯絡方式和名字的情況之下,讓疫調人員能夠通知到密切接觸的對象。如果你覺得砲友進家門掃QR code實在太出戲,也是可以把QR code貼在自己身上、或者做成轉印貼紙烙在自己屁股上,這樣也是可以在進「門」的時候很自然地掃碼 🤗

如果真的遇到疫調,只要好好告訴疫調人員,你與哪些人近距離接觸,例如:「我和XXX於X月X日X時在XX地點相處了XX小時。我們有/沒有採取口罩或社交距離等防護措施。」關鍵不是「你們做了什麼」而是「對方有沒有感染風險」。

但在疫調以外,學園也鼓勵大家都要完整地接種疫苗,好好保護自己還是最重要的喔!

[知識025] 我最近有約人煙嗨,這樣需要篩檢COVID-19嗎?

對於冰友們來說,COVID-19最麻煩的特色有兩點:首先是許多人感染後無明顯症狀,其次是口沫或接觸到表面沾附的病毒就能傳染。前者會讓你難以看出約到的帥哥是否感染,後者則是讓你完全無法在煙嗨過程中採取防護措施。

此外,約煙嗨的朋友經常會約多人,或是一晚約好幾次。一旦有冰友感染,COVID-19可能會很快的透過其他冰友散播。

以上特性使得約煙嗨在疫情中成為高度風險的行為。若你在五月台灣疫情爆發後至今曾約過煙嗨,現在是該考慮篩檢的時候了。

主動篩檢COVID-19的好處

  1. 你確實進行過高風險行為,即使檢驗結果是陰性,也會讓自己比較安心。
  2. 若你篩檢後確診,至少你可以立刻獲得良好治療,降低重症或後遺症的風險。
  3. 與其毫無心理準備的被疫調與隔離,不如主動出擊,掌握自己的狀況。
    ※ 疫調人員只需要知道你和誰在哪裡在一起多久,並不需要涉及你們一起做什麼,而且疫調單位並不會把你的資料轉送給警察。但如果你是因為別人確診而被框列,你又逃避疫調,就有可能真的導致警察找上門!

篩檢前我該注意哪些事

  1. 先想清楚你和哪些人約過,若有必要甚至也可告知他,讓彼此有心理準備。
  2. 若你是透過機構篩檢,提供試劑的機構會要求你回報篩檢狀況。
  3. 原則上煙不會影響測試結果,但為了以防萬一(驗出陽性後你會想立刻治療吧),最好在測試前三天就停用煙。

我該如何主動篩檢

  1.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自己去便利商店或藥局購買快篩試劑。單價越高的準確度越高,但請注意此類快篩僅供參考,即使快篩陰性仍須勵行防疫新生活。
  2. 現在全國各地有許多社區篩檢站,你可以到這些地方篩檢。
    >點我查看社區篩檢站的位置<
  3. 若你是感染HIV的冰友,CDC(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目前已經提供免費抗原快篩給HIV感染者、使用PrEP的個案及伴侶。你可以向個管師索取(需要回傳手機號碼),或者詢問提供相關服務的社福團體,請它們提供資訊。

[知識024] 三級警戒中,關心你身邊的冰友吧

從五月開始,由於防疫失守,台灣已經進入三級警戒近一個月。目前我們仍然無法確定何時能降級警戒。COVID-19在社區肆虐,不但讓人心生畏懼,更嚴重威脅著冰友的身心健康。

從各方面來說,COVID-19對冰友都是相當危險的病原體。長期使用甲基安非他命會傷害冰友們的身體,使大家更容易感染COVID-19。冰友若是經由藥愛感染COVID-19,在發病時身體的免疫力將是處於最低的時刻。根據研究指出,冰友若感染COVID-19,會更容易演變成致死的重症。此外感染HIV也會讓冰友更無法抵抗COVID-19。

COVID-19至少對冰友們造成以下的影響:

1. 經濟困境

在三級警戒後邊境關閉,國內各項活動也降低。這些因素冰友使更難取得藥物,藥物的價格也可能因此水漲船高。若冰友的工作受到三級警戒影響而失去收入來源,成癮的冰友又難以減少藥物開銷,就更容易陷入經濟困境

2. 感染風險

除了先前所說的藥物影響以外,相較於其他人,冰友更容易頻繁的與陌生人群聚。由於COVID-19傳染力相當高,在藥愛的過程中無法透過任何減害方式降低感染風險。因為法律與污名等問題,冰友的足跡也極不可能紀錄與追溯。一旦感染 COVID-19 ,疫調更讓冰友處於多重曝光的境地。另外,在疫情間由於醫療資源緊繃,也讓冰友更難維持健康。

3. 社交孤立

相對於其他人,冰友本來就是較為孤立的群體。在三級警戒中,由於人們被要求減少不必要的移動,這會使得冰友更不能得到人際關係上的支援。特別是有些冰友相當依賴與固定好友的聚會減少用量,在此時就會受到嚴重影響。

4. 儀式瓦解

對於許多可能成癮的冰友來說,他們依賴日常生活穩定的節奏控制自己的用藥量。譬如,由於週間每天都得到公司上班,並與同事互動,他們就只會在週末使用。當前許多人因公司要求開始在家工作(WFH),讓這些冰友失去了他們所仰賴的日常生活儀式,因此有可能更頻繁的使用藥物。


從各國抗疫經驗來看,只有疫苗普及才能真正穩定的讓社會回歸常軌。依照目前台灣取得疫苗的狀況,在年底之前台灣都還有可能隨時回到三級警戒的狀態。也因此對冰友來說,找到一條與COVID-19和平共處的道路是當務之急。

若你身邊也有冰友,伸出你的手,關心他吧。

[知識023]【煙嗨在肺炎疫情蔓延時】疫調結果大公開!

四月中旬,學園展開了煙嗨冰友們在肺炎疫情期間的問卷調查,謝謝許多安非他命使用者願意分享自己這段時間的經驗和心情,我們為大家整理出了疫調(X)疫情期間煙嗨生態調查(O)的結果。但也要先提醒大家,這並不是一份學術取向或大規模的研究,無法據此下武斷的結論,但希望藉由這麼一個特別的調查,讓所有關心煙嗨族群的人,對於疫情的影響有更多的瞭解。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約炮頻率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煙嗨頻率

問卷的結果可以看出,大部分冰友們在疫情期間約炮跟約煙嗨的頻率都減少了,大家真的很認真地落實社交距離呢!

不過,就學園這邊明查暗訪,發現很多人減少約炮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擔心如果約到了COVID-19疑似感染者,一被疫調出來就可能會讓自己的性接觸史曝光(畢竟台灣的疫調非常紮實啊),基於隱私顧慮,大家都知道這段時間要多忍耐忍耐……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自呼頻率

那麼會因為不跟別人約,結果反而比較常自用(自呼或自己施打)嗎?我們發現僅有18.4%的人增加,大部分的人不變或甚至變低。

大家也不妨藉此想想看,自己煙嗨的理由是什麼?是真的需要安非他命、還是藉由煙嗨藥愛的過程跟別人有更多的連結呢?如果不跟人約的時候,自己在家其實也沒有更多的煙嗨需求,我們是否也可以反思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未來是不是有機會減少使用頻率呢?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網愛頻率

這邊我們也問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疫情期間大家會比較常線上性愛嗎?看起來大部分的人並沒有,學園推測也許是大家顧慮隱私、怕影片被盜錄流傳,不知道真的是這樣嗎?不管有沒有煙嗨的朋友,都可以跟我們分享看看對於線上性愛的想法或經驗喔!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心情感受

那麼疫情期間大家的心情跟感受如何呢?

大約四成的朋友沒有感受到什麼差別(這應該是台灣防疫成功之處吧!),但也有不少人覺得約炮時更加焦慮、變更孤單、或者生活變得很無聊,這大概是可以想像的情況。

有趣的是,也有些人覺得「因為疫情讓我跟朋友或網友有更多連結」(就是那第三個直條消失的文字)、甚至心情變得更加平靜,這或許是在世紀疫情當中不一樣的人生體會,很值得大家參考。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取得難度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藥物價格

接下來我們進入經濟學的問題(推眼鏡),疫情是否造成甲基安非他命更難取得、或是價格變得更昂貴呢?看起來已經有過半的人感受到價格的上漲、以及比較難取得藥物,但在巨大複雜的全球化市場當中,現在恐怕還看不出長遠的影響,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竹如也在看)。

煙嗨與肺炎回函圖表自我保護

那麼大家會用什麼方式來防疫呢?看來過半數的人最直截了當的方式就是減少約炮啦,但也有四成的人選擇只跟熟客(?)約,果然疫情期間最需要的就是信任感(這算是吧?)

我們也很開心看到「沒有人」選擇戴口罩做愛,畢竟做愛的時候已經是非常近距離的親密接觸,就算戴上口罩恐怕也無濟於事吧?(那為什麼最近還是有這麼多片子是戴口罩拍的?)

最後最後,大家在疫情期間有什麼特別的生活安排嗎?這裡大家提供了很豐富的答案,有人說「全面停止約炮」、「自己解決最方便也最安全」,甚至覺得「對藥性愛好像沒在追求,慾望降低」了。也有些人採用的方式是「多靜心冥想」、「戶外活動」、「看Netflix, YouTube exercises」,以及「認真工作」。但我們也看到一位朋友嘗試「讓自己更忙,但大意了,因此感染蜂窩性組織炎」,真的太QQ了,學園希望大家都能身體健康,畢竟肺炎疫情期間,人人都還是有可能得到其他疾病,身體跟心理都需要適度的休息和關照啊!

學園先前也翻譯了「在肺炎疫情中,對於會進行藥愛的病人、個案、朋友與相關社群,我們該提醒他們哪些事?」(https://reurl.cc/X6Gpgg)也歡迎大家看看、並且分享給你身邊需要的朋友們喔!

[補充資源] 防疫期間還是有一些實體活動可以參加喔,如果大台北地區的朋友可以透過 LINE ( 點我加好友 )諮詢相關活動資訊 ;也提醒大家最近釣魚還是很頻繁,如有法律方面的需求可以找各地法扶分會(專線手機請撥02-412-8518轉3)。

大家還希望學園為藥物社群做些什麼呢?歡迎大家留言告訴我們!

[知識022] 在肺炎疫情中,對於會進行藥愛的病人、個案、朋友與相關社群,我們該提醒他們哪些事?

本文原作者為英國倫敦「56 Dean Street」計劃主要主持人David Struat,經授權後翻譯刊載。

今年,在這地球上的人類,有許多將會感染COVID-19(小編按:俗稱武漢肺炎)。

在這其中,藥愛人群可能更容易感染,因為大多(並非全部)藥愛情境包含許多COVID-19的傳染途徑。藥愛場景也經常(並非絕對)有更多人參加,許多新成員會在派對進行的兩三天內流動。

對我們之中的大多數人來說,肺炎症狀會結束,也會恢復健康。因此儘管疫情令人感到恐懼緊張,由於未來情勢已可預見,我們無須驚慌失措。

然而,在藥愛社群中有些人較為弱勢,他們感染COVID-19後更可能出現複雜症狀。這些症狀有很高的機率變得非常致命。

所以,我們全都有保護弱勢的責任~提醒我們的社群,避免人們感染COVID-19。

我們都有可能成為感染源,這表示我們應該避免和弱勢的群體接觸。

我們已經知道今年的COVID-19疫情嚴重,可能造成許多人感染。既然如此,繼續接觸對COVID-19抵抗力較弱的人,甚至與他們藥愛,就顯得非常不智,甚至沒為他們著想。

  • 尤其是在幾天/週之內,當我們與其他人發生過關係後
  • 尤其是在幾天/週之內,當我們沒有好好洗手,以及注意不要摸臉的狀況下
  • 尤其是在幾天/週之內,當我們曾接觸有感冒或發燒等症狀的人時
  • 尤其是在幾天/週之內,當我們身邊曾經出現COVID-19的確診案例
  • 尤其是在幾天/週之內,當我們自己曾經出現先前未有的持續咳嗽、呼吸困難與發燒時(在這種狀況下你需要至少居家隔離14天)

哪些人感染COVID-19後特別容易有嚴重症狀?

  • 70歲以上的年長者
  • 癌症病患
  • 高血壓病患
  • 嚴重糖尿病患
  • 慢性腎臟病患
  • 慢性心臟病患
  • 慢性肺病病患
  • 呼吸道疾病病患
  • 免疫系統受損病患

煙嗨與肺炎內文1

HIV感染者的注意事項

COVID-19是非常新的疾病。因此,以下談到的事情,目前並無法完全確定。

COVID-19主要影響我們的呼吸系統。當我們的免疫系統越健全,就越能夠抵抗它。而HIV若長期無法獲得治療,將損害免疫系統。至於多長才算長期,則因人而異。

(以下資訊為HIV專家提供)

  • 感染HIV的人若能獲得治療,使得體內病毒降至測不到,絕大部分都能擁有健全的免疫系統;因此相對於未感染HIV的人,COVID-19並不會造成更多危害。因此無須特別緊張,稍微放寬心吧。(英國HIV學會建議HIV感染者應每年接種年度流感疫苗及肺炎鏈球菌疫苗。兩種疫苗都是這個季節本來就應該注射的,都可以降低疾病感染機率。預防好這些疾病,也能夠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減輕醫療系統跟醫院的負擔。)
  • 有些人雖然已經確診感染HIV,但可能還沒開始採用藥物治療。另外,也有些人是最近才開始藥物治療。這些人若感染COVID-19,理論上會比較有可能出現複雜的症狀,但這點目前尚未證實。請儘速和你的醫生或個管師商談,他們會給你更明確的建議。
  • 若有人已經感染HIV卻不自知,他們的免疫系統就有可能已經受損,因此更容易罹患與感染各種疾病。這些人的身體健康狀況可能不如一般人,也不如已經接受藥物治療的HIV 感染者,無法對抗COVID-19一類的傳染病。因此,如果你有段時間(或很久)沒檢驗HIV,現在是時候該做了。若檢驗結果是陽性,你才能盡快開始治療。
  • 對某些人來說,檢驗HIV是很恐怖的事;但它真的不該是。HIV治療藥物效果極佳,有它們為你的免疫系統助威,你的身體會更能對抗COVID-19。現在檢驗HIV正是時候。在檢驗的同時,你可以順便拿些保險套,搞清楚什麼是「事後預防性投藥」(PEP)、「測不到病毒量」以及「事前預防性投藥」(PrEP)。這些都是預防HIV的工具,而當下最該預防的就是感染HIV。在HIV的感染初期,病患因感染而出現急性症狀;急性症狀有哪些因人而異,但它會讓同時感染COVID-19的病患發展出更複雜的症狀。在COVID-19流行的此刻,預防HIV感染變得分外重要。

險境總會過去

此刻世界各地的人們正面臨著新病毒威脅,我們從未與這種病毒對抗過,因此對它沒有抵抗力。現在也沒有疫苗可以預防感染(雖然疫苗正緊急研發中)。所以在這種病毒擴散全球的前幾個月,疫情會最為緊急。當一個城市中有許多人同時感染,疫情會進「高峰期」。這會加重健康醫療體系的負荷,也將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

但當高峰期過去以後,健康醫療體系會回歸常態;我們希望有些人可以對這種病毒自然產生免疫力,而還不能免疫的人則可以利用疫苗預防感染…所以最糟的情況總會過去。讓我們每個人盡自己所能,大家攜手度過高峰期,一起幫助弱勢人群避免感染COVID-19,共同努力降低健康醫療體系的負荷。我們要小心評估高峰期何時告終,專家評估它將長達數個月。

煙嗨與肺炎內文2

溫柔對待彼此

每個人與藥愛的關係不同,受它影響的方式也不同。

有些人可以停止藥愛,在這危險時刻稍微休息,注重衛生習慣,保持戴套做愛,規律服用HIV 治療藥物,確實貫徹PrEP。

對另一些人來說,事情可能就沒那麼簡單。

對藥物的渴望有可能蓋過一切。

心理健康狀態可能出問題。

在不夠安穩的歲月裡,人類自我保護的本能也有失效的片刻。

當狀況真的很糟時,不僅會失去自我保護的能力,也可能變得難以顧及他人。

在COVID-19疫情中,休息片刻或是在藥愛中嚴格執行安全的性,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辦到的事。

作為社群的一份子,我們必須溫柔對待同伴,理解這一切。

保持耐心、保持彈性、保持慷慨。

殘酷、冷漠與缺乏同理心都會使得疫情變得更糟糕。

很多藥愛朋友可能因為藥愛而疲勞、憂鬱,並且已經一段時間沒吃HIV治療藥物。

很多藥愛朋友可能已經感染HIV卻未曾檢測,長達數個月甚至一年以上。

很多我們年長的兄姐與愛人可能無視風險繼續藥愛,只因為他們面對誘發因素時比較不能自持,會因為衝動與渴藥而用藥。

很多容易感染COVID-19的年長者可能生活較為孤獨疏離,因而在防疫期間承受了更多風險。

對某些年長的同志兄姐們,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二次面對大型傳染病疫情;疫情再次影響了他們的性生活,使他們更不容易得到愉悅、親密與連結。「疫情恐懼疲乏」是真切存在的。

這就是生命,同志的生命就是這麼回事:成癮、心理健康、疲乏、風雨飄搖的時代、性以及性慾。對親密的渴望、人性中「最人類」的部分。最重要的、彼此連結的需求。

以上都是人類既美麗又脆弱的一部份。藥愛也是這樣的。

2020將會是艱困的一年。走過這一年的我們,原有生活或多或少都將被瓦解。

更殘酷的是,我們將失去更多朋友。

煙嗨與肺炎內文3

所以請讓我再強調一次。

請精彩的活下去。

當一個精彩的人類、精彩的同志、精彩的酷兒、精彩的社群成員。

若/當你藥愛時,保持警醒、親切與關懷。不分日夜,堅持良好的衛生習慣。學習並貫徹自我隔離與社交距離相關指示。由於我們的伙伴中有人較無法抵抗COVID-19,因此約炮時必須更加警醒與關懷。有些人會因為先約過你再約其他人,而導致那個人身陷險境。

我們有能力保護全部人。

今年,讓我們拯救人命。在我們的臥室、交友軟體上與三溫暖裡。讓我們竭盡可能拯救人命。

讓我們當個精彩的同志。讓我們在2020年中努力拯救人命。

想暫停藥愛嗎?

若你真的想趁這次疫情暫停藥愛,但覺得自己做不到,你可以嘗試以下建議:

  1. 下定決心,但在你自己心中這樣想就好(這會比較容易)。
  2. 先把時間定短一點,譬如一週。告訴自己「接下來七天我都不碰藥」。對著鏡子說,或對著朋友說,並且許下承諾。
  3. 預測接下來一週會面對的誘發因素,這樣你才能處理遭遇它們時被誘發渴藥。
  4. 學習如何處理渴藥。
  5. 讓自己忙一點,不要閒下來。這會對你有幫助。你可以找朋友協助佔滿你的時程計畫。

請點開以下連結,這份內容有助你循序漸進達成目標。要是你已經動了心念,別懷疑了,動手做吧。

找一位你能信賴的朋友,每週向他報告,然後再立下一個七天的承諾。就這樣一週一週直到渡過疫情,或是你想中場叫停一下也可以(不管多長或多短)。

一旦下定決心並有朋友協助,暫停使用可能比你想像得更容易。在連結中有些工具,能幫你處理渴藥。

有時我們會覺得控制不了渴藥與衝動… 不可否認的,這令人害怕。這種感覺會讓我們覺得無力與失控。事實上我們比我們自己想像得更能決定自己的選擇,相信你也是的。你所需要的,只是做正確的承諾,得到適當的指引,使用正確的工具,如此而已。

以下David Struat的個人網站,有許多有用的資訊:
www.davidstuart.org/take-a-break
https://www.davidstuart.org/covid-19-chemsex

* 除了原文附上的網站以外,我們還推薦您本學園頗受好評的《遠離煙嗨手冊第二版》:
https://wp.me/p5XV5E-bP

** 煙嗨牛莖學園正在進行一項調查,瞭解冰友們在武漢肺炎流行期間的生活狀況。若您方便,懇請協助我們填寫以下問卷。問卷內容共九題,2-3分鐘即可完成。

[手冊] 遠離煙嗨手冊第二版目錄

這是我們在2017年推出的《遠離煙嗨手冊》的更新版本。我們需要您分享閱讀後的意見,幫助我們做得更好。請到目錄底部填寫問卷:

目錄

簡介

煙嗨是什麼

煙嗨與台灣法律

藥物過量

煙嗨與性愛的迷思

考慮停止煙嗨嗎

停止煙嗨以後……

停止煙嗨以後如何找回滿意的性生活

停止煙嗨以後的種種

破戒怎麼辦

破戒的警訊

特別建議

減害小撇步

怎麼找到適合的資源?

閱讀後請您填寫問卷

受保護的文章:[經驗017] 我的Slam男友 (下)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知識021] 煙嗨與冰針(Slam)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經驗016] 我的Slam男友 (上)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知識020] 我成癮了嗎?

信不信由你,但是有些人不喜歡呼煙。有些人試了一次或兩次之後覺得不喜歡。這些人用過了就算了。有些人用過,也喜歡,但是不想要常常用,一年試個幾次也就好了,他們也可以克制。有些人太喜歡了,但是知道用藥的次數要有所節制。這些都是一些用煙者的例子。

用藥的重要特徵,在於用藥並不會造成嚴重後果,藥物濫用跟藥物依賴則會。請記得當人使用了高成癮性的藥物之後,例如甲基安非他命、尼古丁,他們可能很快就會跨過界線,邁入藥物濫用或藥物依賴的境界,有時候卻毫無所覺自己已經跨越了那線。一切都很難說……

我成癮了嗎2

成癮的概念包含很廣,在第四版精神疾病診斷手冊(DSM-IV)中,以「濫用」以及「依賴」描述兩種不同的成癮程度:

濫用

使用藥物與濫用藥物的根本差異在於濫用所帶來的後果,藥物濫用的跡象包括:

1. 用藥之後或是用藥過後尚未恢復過來時,你無法履行重要的人生義務,不管是在家中、職場、學業或友情。

例如:

□ 上班常常請病假
□ 過累或過嗨而無法好好工作
□ 放朋友鴿子
□ 拖欠帳單
□ 翹課

偶一為之的情況並不算在內,每個人偶爾都會有失常無法盡責的情況發生。若這樣的情況常常發生,而且起因都是因為藥物,那麼就算是藥物濫用。

2. 用藥對你的心理造成了強大的負面影響。這裡講的不只是退藥期,這裡指的是你對自己嗑到嗨時的行為,或是自己又嗑到嗨這點,強烈覺得羞恥、後悔或丟臉。也可能是因為自己用藥而失去了一位朋友或丟了工作,而覺得痛苦。

3. 就算被朋友痛罵,你還是繼續用藥。這裡指的是總是為了同一件事跟朋友在吵架,或是朋友一個接一個地離開,或者是因為你不是嗑到嗨就是在退藥期,所以總是在躲朋友跟家人。

4. 就算在用煙的時候,不斷讓自己陷入危險的處境,你還是繼續用煙。包括發生可能會讓你感染HIV、受傷的性行為,或是被強暴。也可能是在藥效發作的時候開車,或是涉足危險地區等等。

5. 開始惹上法律糾紛,包括用藥後駕駛被抓到、付不起帳單、臨檢被捕等等都算。

依賴

依賴一詞經常與成癮交替使用。依賴單純意指你沒有了藥物之後,生活或是身體運作都很辛苦,而不論用不用藥都會帶來相當大的痛苦。放棄用藥的煎熬會來來去去,日復一日、週復一週,甚至長達一個月,讓人毫無頭緒,不是時時都煎熬才算。

以下提供另外一種對依賴的看法。為了要讓性愛火熱,我必須要嗨才行。翻譯:火熱的性愛全靠煙嗨。或者,只有靠______才會好玩。我要清醒只有靠______。

我成癮了嗎3

藥物依賴最常見的危險徵兆如下:

1. 耐受性。你的身體已經習慣了藥物,所以:

□ 為了要進入狀況,你的用藥量比以前來得更多,吸一下的效果已經不復以往。
□ 一個晚上可以用到0.25克,以前只需要用到不到這個一半的量就可以送你上月球了。
□ 鼻吸以前就可以了,接下來不用抽的不行,現在注射是唯一有感的方法。

2. 為了要避免退藥的不適,你的用量越來越大

3. 用藥的頻率越來越高。

4. 大多數時候,煙用量超過自己的預期。

5. 大多數時候,你嗨的時間比自己想要的時間來得長。

6. 不斷想要節制自己的用量。

7. 想要停止用煙但不斷失敗。

8. 用煙占去了大量的時間──不論是嗨的時間、用煙的過程或是用退藥後的恢復期。

9. 因為用藥的關係,你放棄了(或是相當於放棄了)重要的社交、娛樂或工作相關的活動。

10. 就算知道有問題了,煙對你的生活帶來重重問題,你還是會用藥。

在看完這篇文章如果覺得擔心自己已經成癮,想要減低用量或是停止用煙,可以參考「遠離煙嗨手冊」喔!

**遠離煙嗨手冊**

站內下載點:
https://goo.gl/DZu1MR
Google硬碟下載點:
https://goo.gl/Byf1St

註:DSM-5於2013年出版,在最新的診斷標準中,已將DSM-IV中「濫用(Abuse)」及「依賴(Dependence)」兩個診斷合併成為「物質使用障礙症(Substance use disorder」,但為了維持本文原始的敘述結構,本文依然採用這兩個名詞。

[知識019] 使用PrEP是怎麼一回事?

本文由成大醫院「愛的撇步」來函提供,內容為該院PrEP使用者的現身說法。
>前往愛的撇步<

我是一個對愛滋感染極度焦慮的人,還沒有接觸娛樂性藥物之前做愛一定有戴套,連口交五成都要戴套。接觸娛樂性藥物的這一年下來,或許感官有被打開,也或許被迫接受玩煙的圈子就是要無套的潛規則,逐漸喜歡/習慣無套的感覺。

用煙的時候,當下可能開心一晚,結束後理智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場性愛遊戲,空虛低落是難免的,加上藥物的作用,身體的不適與生活的焦慮是加劇的。尤其思緒閒置胡思亂想的時候,就會擔心自己有沒有發燒,算空窗期是什麼時候,或是什麼時候應該再去篩檢一下。長期下來影響的不只是自己,也影響與家人朋友之間的關係,作息被打亂,能陪伴他們的時間變少。

今年初匿篩的時候知道PrEP的訊息,跟成大PrEP專員討論之後,從今年三月開始加入的疾管署計畫。一開始醫生建議我天天吃,但一個月之後因為經濟的因素我就改成事件型的吃法,也就是性行為前二到二十四小時吃兩顆,性行為結束之後二十四小時吃一顆,再二十四小時再一顆。改成這種吃法之後,一個月下來如果只玩四次煙,我還可以剩下十四顆,也就是說一罐一個月份的藥物可以吃到兩個月,稍稍減緩長期吃藥的經濟壓力。

有了PrEP後我更能享受性愛

PrEP確實能幫助我稍微緩解感染愛滋的焦慮,我比之前沒有PrEP的時候更能享受在性愛的過程裡面,但是我知道藥物效力只有百分之九十二,面對這百分之八的感染可能性,我覺得適度地保持清醒還是必須的,雖然無套,但是我盡量不要內射別人,也不讓別人內射我。

有了PrEP之後我也曾一度迷失在性愛的成就裡,比如前一晚赴約,結束可能不盡興或未射,隔天早上再約,還記得那時整整有兩天沒睡覺,前後經歷八個人,這讓我開始檢討,適度享受性愛的愉悅是好的,但長時間的多人性愛,是否太荒謬了?PrEP能給我一定程度的安全感,但還是沒有帶走娛樂性用藥的事後低潮,那種身體要解不解的副作用會在你的日常湧現,使用娛樂性用藥約砲的罪惡感依然揮之不去。

PrEP經驗2

有了PrEP之後我幾乎都無套,一開始我還沒有這麼主動告訴對方我有服用PrEP,我也知道使用娛樂性用藥的人多採取無套。我會改問「那你怎麼玩」切入,如果我有跟對方討論到要戴套、多久篩檢一次等問題,對方通常會覺得很解嗨,就不一定會約成。我通常不限約,一方面是我週休二日,另一方面是我需要安全感,需要多了解對方,我通常習慣聊個兩三天,才決定赴約與否。

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即便玩東西的人似乎很少討論篩檢,我還是會在交友軟體上填寫自己最後一次篩檢的日期以及篩檢結果,目的在於提醒自己,也告訴別人我仍是努力保持HIV陰性的。

與感染者交往

前一陣子認識了一個也在玩嗨的底迪,跟他的性愛經驗令人難忘,與其說喜歡跟他做愛,倒不如說想多了解這個人為何如此獨特。經過主動關懷,底迪打開心房,漸漸對我產生信任,主動跟我說他已經不健康了(愛滋陽性),每天必須要服藥。

我雖然有吃PrEP,但跟他無套玩過一次後的當面深談還是有一點震驚,我故作鎮定地說「你不用擔心啦,我有吃PrEP」,他說「這是機率問題,如果有了就有了……那你有喜歡我嗎?真的想當我男朋友?可是這樣的我,沒有資格擁有感情。」我說「為了玩這個東西吃PrEP,好像有點本末導致欸,」他笑我「你也知道喔。」

雖然我們是因為用藥認識,但我相信所有的相遇都有意義。我們關心在意彼此,還會一起吃飯看電影。我希望能用正面力量影響他,幫助他從谷底慢慢爬起來。如果將來真的交往了,還有很多問題要去面對,愛滋感染的焦慮不應該成為感情的阻礙,但我想對方如果真的願意安定下來,為了對方吃一輩子的PrEP又有何妨。

【PrEP小補帖】

PrEP, Pre-exposure prophylaxis (暴露前預防性投藥):還沒感染愛滋病毒的人,經醫師評估後,每天固定服用抗病毒藥物,讓體內有足夠的藥物濃度,來預防隨時可能發生有風險的暴露,以達到降低感染風險的效果。

對PrEP有需求的民眾可以詳洽下列醫院PrEP專員
#台北榮民總醫院 02-28751997
#衛福部桃園醫院 03-3699721 轉3255 或 8317
#台南成大醫院 06-2353535 轉5838
#高雄榮民總醫院 :07-346-8299 或 0975-581-745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07-3214227 或 0965-076-209

提供「自費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之服務單位
https://www.syndriver.com/portal/#/sharing/09fa82eb921f46e6a873e2515f1fcfad

PrEP在全世界預防HIV的效果
http://queer.watch/2017/07/28/15938

[知識018] 遠離煙嗨實用手冊

在煙嗨牛莖學園進行訪談時,我們體認到冰友們不但需要了解更多安全用藥的知識,也需要知道若有一天他們想要遠離煙嗨時,會經歷哪些事。

也許對於正熱中於煙嗨的冰友來說,減量或停止是目前沒有想過的選項。但許多冰友會因為身體變差、經濟產生困難,生活作息大受影響或無法正常工作等因素,必須考慮以上兩種路。然而煙嗨往往與個人的生活、社交與處境密切交織連結,再加上煙的成癮性較高,使得冰友們減量或停用的想法常難以達成。

「遠離煙嗨實用手冊」就是同時包含安全用藥與減量停用知識,能滿足兩種期待的工具。這本手冊編譯自AIDS Committee of Toronto於2013年的出版品,我們針對台灣本現況進行了些許修改。雖然內容主要針對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者,但書中提到的內容其實適用於所有人。

這本手冊推薦給以下人閱讀:
1. 只是單純想了解減害訣竅的冰友
2. 正在考慮減量或停用的冰友
3. 已經開始減量或停用的冰友
4. 自己不用,但想幫助身旁冰友

下載「遠離煙嗨手冊」

「遠離煙嗨手冊」Google雲端硬碟位置

**幫助我們改善「遠離煙嗨實用手冊」**

「遠離煙嗨實用手冊」的內容改編自 AIDS Committee of Toronto 發行的刊物。我們希望能夠參照台灣場景的實況,加入更多對本土而言更有幫助的內容。若您願意幫助我們,請填寫這份問卷。只耽誤您寶貴的三分鐘,對我們的工作將極有幫助。

►點我前往問卷

[知識017]巴黎的Chemsex診所讓我知道何謂「拯救用藥者的生命」

我來到巴黎Halles附近陰暗潮溼的街道,受邀採訪藥物性愛減害中心。當描述以煙(甲基安非他命)與其他藥物提性快感時,「Chemsex」是歐洲人常用的術語,描述對象多半是男同志。中心裡滿滿人潮,我一度以為走錯地方。但接到電話後,幾公尺外的門開了,中心工作人員Vincent LaBrouve邀我走進明亮誘人的空間。

在房間的桌上,一位男子展示出安全針具包,內含全新無菌針筒、過濾雜質的濾帽以及加熱藥物工具。針具包裡的針具顏色七彩繽紛,方便使用者在藥物性愛聚會中認出自己使用的那隻針。

巴黎減害2

中心的牆上貼滿巴黎LGBT社群所發佈,關於愛滋病毒、藥物性愛的減害宣導和其他資源的相關海報。沙發和椅子擺成一個舒適的區域,旁邊還有小點心;坐滿的人們正在這裡進行法國娛樂藥物新趨勢的討論會,台上有人發表官方資訊。

在另一頭設了諮詢處,身穿白衣實驗服的男子可為攜帶藥物來的人進行免費藥物測試,而且不會問掃興的問題。Vincent帶我穿過大廳進入房間,裡面的桌上有個假人手臂,手臂裡有流著紅色液體的管路。人們可以在這裡練習注射自己或他人,並且學著避免漏針或戳破血管。

與美國一樣,甲基安、古柯鹼、GHB / GBL在歐洲男同志社群中也很流行。但在歐洲還有更流行的藥物,譬如K他命,甲氧麻黄酮(喵喵)及其衍生物(如3MMC和4MECV),Chloraethyl Dr.Hennig(局部麻醉噴霧劑)以及透過網路上獲得化學名稱的各種合成化合物。法國的藥物法規和美國一樣保守陳舊,但對於提供減害服務的類似機構態度較為開放。

簡單地說,減害包括各種不同的策略,讓藥物使用更安全,在不帶道德判斷的前提下滿足使用者的實際需求。法國對減害策略的態度仍然保守,從去年巴黎北站附近第一個「藥物注射室」的爭議可見一斑(藥物注射室是讓使用者可以安全地注射自攜藥物的乾淨空間)。直到人們看到該地區的街頭用藥人數開始減少,抗議聲浪才日趨和緩,而且這個地區變得更加安全。透過注射藥物傳播HIV病毒和C型肝炎(HCV)的案例也可望減少。

就個人工作經驗來看,我發現減害原則在治療以慢性復發為特徵的用煙成癮中尤其重要。在我鼓勵病人全面戒癮的同時,也希望他們期間盡可能保持安全。相關措施包括教育,避免羞辱和標籤化,採用清潔針具,這些措施在美國許多地方尚未合法化。對此美國公眾對這認為是放縱吸毒,但我認為將娛樂藥物使用者入罪不但無助解決藥物流行現象,還會加深污名,讓HIV和HCV感染人數增加更多。

這些法國政府資助的減害中心(稱為CAARUD)遍布全國,服務對象通常是慢性吸毒者(大多是鴉片類藥物)。我採訪的地點是該國最大的愛滋病服務機構,為愛滋病防治規劃署所創建,專注於服務以注射進行藥物性愛的男同志。

巴黎減害3

儘管在道德有鼓勵吸毒的疑慮,證據明確指出針具交換等減害策略會減少HIV和HCV的新增感染人數。根據統計數字顯示,在美國高達10%的新增HIV感染者是因注射藥物造成;而在某些少數族群,如跨性別女性中,注射用藥率可能超過20%。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估計,在18-30歲以靜脈注射藥物的人群中,有三分之一是HCV感染者;隨著年齡增加,HCV感染率也變得更高。在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的系統評估中,表明針具交換方案有助增進人民健康;且在2014年的研究中發現,每在針具交換計劃中投入1美元,便可為愛滋病相關的開銷節省7美元。

當晚我在CAARUD Des Halles見到另個男人,名Rob Isaac,他是Marais區檢查站(LGBT社區性健康中心)的預防性投藥(PrEP)輔導員。預防性投藥才剛降臨法國一年,Rob正是該國少數的預防性投藥輔導員之一。Rob並非中心的官方人員,但他與其他服務男同性戀者的工作者緊密合作,以確保從事藥物性愛的人能得到完整減害資訊,包括預防性投藥(根據Rob說法,巴黎的預防性投藥者有60%是藥物性愛者。)。

法國規定只有醫療機構能提供預防性投藥,所以Rob與醫務人員攜手合作,判斷哪種預防性投藥計劃對當事人最有利。法國與美國不同,除了提供預防性投藥者「典型」劑量的Truvada(tenofovir/FTC 一天一次一顆合併輔導)以外,他們還可以選擇比照IPERGAY研究的給藥方式(危險性行為前2-24小時吃兩顆藥丸,其次是第一次服藥後的24小時後吃一顆,及24小時後再服用另一顆藥丸)。在法國預防性投藥量如今因口耳相傳不斷增加,採用人數每幾個月就會增加一倍。

反觀美國,在2016年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中的針具交換計畫禁令被撤銷後,我們終於取得進展,讓州政府和地方的社區在特定條件下以聯邦資金資助針具交換方案(不包括針具本身)。健康與人類服務部 (DHHS) 已發表指南,開始透過北美針具交換網路執行針具交換方案。

儘管大有斬獲,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的家鄉佛羅里達州,花了5年立法抗爭後,終於在邁阿密的戴德郡展開試驗性針具交換計畫。在美國新增HIV感染人數地區排行榜上,戴德郡與鄰居布勞沃德郡一直同處於前幾名。

我承認看到彩虹針具包和「血液填充」注射練習手臂時,我有點震驚。但是,我也渴望政府給予更多支持,教育用藥者流行病學的趨勢,提供免費藥物檢測,過程中不要提任何問題。我曾自問自己是否真的能接受這些事。但是,我也必須知道我心中道德兩難的代價會是別人的性命。減害是有效的,就像預防性投藥,它是種工具。教育、心理治療、同儕支持和各種介入措施必須攜手合作。若我們不盡可能利用一切工具預防HIV和HCV擴散,後果真的是我們承擔得起的嗎? 對我來說,保持個案安全和協助他們戒除藥癮,都是不可或缺的。我們不該等到下一個像印第安納州那樣的HIV和HCV「熱點」出現,然後才開始行動。讓我們審視我們的道德憤怒,充分了解並儘可能使用每一個工具。無數人的生命正危在旦夕。

本文譯自"What a Chemsex Clinic in Paris Taught Me About Saving Drug Users’ Lives",作者是大衛.福塞特博士。他是私人執業藥物濫用專家,在佛羅里達州的勞德代爾堡擔任私人執業認證的性治療師及臨床催眠治療師。他是"Lust, Men, and Meth: A Gay Man’s Guide to Sex and Recovery"的作者。

>點我前往閱讀原文<

[知識016] 煙嗨性愛注意事項

進行藥物性愛時,盡量選擇相對安全的性愛方式。

1. 如果你在一個多人的場合,而你希望盡量安全的做愛,每換一個性對象時,換一個新的保險套。

2. 如果你打算肛交,試著使用矽性的潤滑液:這種潤滑液不會乾掉,你做多久,它就會保持有效多久,同時,它和乳膠保險套都可以一起使用。

3. 如果你是被進入的一方,而且不喜歡無套性愛,確定進入你的人有戴保險套。你可以要求看見對方戴套,或是直接伸手摸摸看來確認

4. 如果你長時間使用同一個保險套,記得確定保險套是否有被偷拔掉,以及它是否已經破了。

5. 注意流血的情況!任何會使你和性伴侶破皮、導致身體任一部分流血的行為,都會增加HIV和其他疾病的傳染風險。

6. 煙嗨性愛還是可以採取適當的防護措施,例如戴套以及PrEP。許多人呼煙後依然從事安全性行為,你也可以是其中之一。

本文轉譯自舊金山的煙嗨減害組織Tweaker.org
>點我前往原文<

[知識015] 呼煙須知:事前準備

你已經約好炮友,準備出門了嗎?在開始煙嗨以前,先確定以下事項你是否都有準備,可以讓旅程更加順利喔。

1. 你準備呼多少?你想玩到多晚?藥退後你打算在哪休息?

2. 定好買藥的預算,避免一時衝動額外花錢買更多藥。出門時就只帶著那個金額出門,並且把提款卡、簽帳卡和信用卡留在家。

3. 作好規劃,藥退後的崩潰期也要列入計畫。顯然大家都知道這點,但還是要強調:這~很~重~要!你會受藥物副作用的影響多久?如果每週一都請病假,工作可能不保。信不信由你,老闆一定會發現!

4. 盡可能和你信任的朋友一起去煙嗨。確保煙嗨過程中有人清楚你的用藥情況,以及用藥之後可能會有的狀況。這位朋友不一定也要會用藥,只要他願意聆聽、傾聽即可。

5. 若你去的地方財物可能會遭竊,像是轟趴或有暗房的場合,盡量減少身上的現金,並帶一張身分證件即可。你攜帶的東西越少,損失也就越少。

6. 備留一些現金,像是把一張小額鈔票塞進鞋襪中,若穿著牛仔褲,右側通常會多一個小口袋,可以塞在那。這筆錢可能可以用來搭計程車,或者在急須用錢卻找不到提款機的情況下備用。

本文轉譯自舊金山的煙嗨減害組織Tweaker.org
>點我前往原文<

[知識014] 用煙須知:啟程篇

在開始用煙以前,請注意這些事情。準備妥當可以讓你的旅程更順暢。

1. 準備好大量的飲用水,用煙的時候請適時補充水分。因為用煙過程中身體會流失水分,可能導致缺水甚至熱衰竭。也請不要再高溫或空氣循環不佳的地方用煙。

2. 用煙可能造成情緒不穩定及各種健康問題。

3. 用鼻吸法用煙時,請使用自己的吸管或去針的針筒。用煙後,請往兩側鼻腔內各噴一下鹽水噴劑,或是吸入溫水,這樣可以保持鼻腔乾淨暢通,建議柔細的面紙會比較好用。

4. 由於注射是侵入性行為,由非醫療專業人士進行時容易引發諸多後遺症,我們相當不建議這種方式。但如果你決定以用注射法用煙,每一次都請使用酒精棉片、全新的棉花與自己專用的全新針頭。共用針頭會造成HIV病毒與C肝傳染。注射前請務必先消毒注射處,避免傷口化膿或是其他感染。

5. 雖然甜食會讓人口水直流,但用煙前也可以考慮嘗試補充蛋白質跟五穀雜糧。譬如來份全麥三明治。

6. 鮪魚也是有益健康的好食物,富含蛋白質、酪胺酸、色胺酸等等,可以讓疲憊的冰友恢復元氣。再說打開罐頭就吃,連洗碗都省了!

7. 先告知經常一起呼煙的冰友你的底限在哪裡,最好是在開始嗨之前告知。就算他們開玩笑或是激將法刺激你呼更多,也要堅定不移。

8. 跟你的藥頭協議好「購買上限」。不用懷疑,有些藥頭真的會「從善如流」,好留住穩定清醒的老主顧!

本文轉譯自舊金山的煙嗨減害組織Tweaker.org
>點我前往原文<

[知識013]當煙遇上GHB (G水)

在藥物娛樂場景中,使用者常會混合多種藥物使用。譬如在過去ES流行的時代,常見的組合是E與K。時下流行的汽車旅館私趴中,則常見喵喵、 MDPV與甲基安非他命等多種藥物混合的咖啡包。

在各種混藥方式中,K他命經常出現在菜單。這是因為K他命有強烈的麻醉效果,有些使用視它為興奮後的舒緩,也有些人認為K他命的迷醉讓他們感到性興奮。然而近年由於政府大力取締K他命,使其價格迅速飆升,許多人因此轉向使用GHB。

GHB常見的效果

■ 放鬆
■ 欣快
■ 感到沒有拘束
■ 暈眩
■ 困惑
■ 協調性變差
■ 噁心
■ 口齒不清
■ 記憶喪失
■ 迷醉

從藥理作用來看,曾是處方安眠藥的GHB與K他命有類似之處,都會讓使用者感到迷醉(儘管使用者多半認為兩者的迷醉感是不同的)。此外 GHB在使用上也可像K他命一樣,在玩嗨過程中連續使用,以維持住藥物效果,這也使得GHB成為K他命的準接班藥物。

另外由於GHB會抑制前額葉活動,使用藥者會感覺道德感鬆綁,羞恥心降低。在性愛中,這意味使用者的行為會變得更大膽。很多人把這種現象解讀成「春」。因此在煙嗨場景中,GHB 已是安非他命以外最常見的藥物。

如何判斷GHB過量

由於被用來替到K他命,許多人因此忽略了GHB其實比 K他命更加危險。GHB的有效劑量與與致死劑量只有一線之隔,使用者往往只多用了幾滴就過量,進而釀成不幸意外。

煙嗨時使用者通常會先使用甲基安非他命,等到甲基安的興奮效果稍降以後開始改用GHB。由於甲基安的興奮與GHB的安眠會彼此抵銷,讓使用者需必須使用更多GHB才能有感覺。甲基安的執著感也會讓使用者更快就想追藥。也就是說,煙嗨的朋友更容易過量使用GHB。

ghblomo

使用GHB 過量時,用藥者會出現以下症狀:
■ 嘔吐
■ 行動不穩或失控
■ 顫抖或抽搐
■ 失去意識或叫不醒
■ 對疼痛沒有反應
■ 眼球快速擺動
■ 盜汗
■ 體溫下降
■ 呼吸抑制(低於每分鐘15-20次)

如何處理GHB過量

如同過去建議,當用藥過量時,送醫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GHB過量症狀很難確認)。然而由於GHB是安眠藥,常見的過量反應是昏睡,而非像一般興奮劑過量般焦慮失控與發熱;很多使用者會認為這種狀況只是「鏘掉」,等他們睡醒自然就好了。這種習慣往往導致用藥者過於輕忽危險。

若有朋友因為使用GHB昏睡,而你們決定暫時不送醫時,為了避免發生意外,請特別注意該人是否嘔吐。在昏迷時嘔吐,有可能使得嘔吐物進入呼吸道,輕則引發肺炎重則導致窒息死亡。此時應該讓昏迷者保持側躺,用枕頭墊高頭部,並用枕頭抵住昏迷者背後以防他翻身成仰躺。

若昏迷者沒有嘔吐,但呼吸抑制狀況嚴重時,建議還是應該送醫處理。送醫時請在適當時機提到他使用 GHB。若你擔心自曝犯罪的問題,可以說他在酒吧喝了不明飲料,懷疑可能是被下了G水。

>請參閱送醫建議

使用GHB的注意事項

無論是在中外,GHB過量致死的案例正快速累積,引起許多藥物減害與藥物危害防制團體的注意。這顯示它並不如人們想像中的那麼安全。若你決定使用GHB,請務必注意以下事項:

■ 初次使用從極低量開始。
■ 再度使用GHB時,如果覺得上次用得太少,也只能增加一點點量。譬如1/8至1/4。
■ 每拿到一批新藥時,都應該先從低量開始,不要首次就用最大量。
■ 在一小時之內不要追藥,因為GHB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才能完全生效。
■ GHB的劑量相當因人而異,所以請用耐心建立自己的劑量習慣,並嚴格遵守。
■ 請注意GHB超過平常劑量兩倍就必然會過量,三倍以上很有可能導致昏迷甚至死亡。
■ 嚴禁與K他命、酒精與其他鎮靜劑混合使用。這些藥物會大幅提高GHB的效果,使劑量無法預測。許多GHB過量死亡案例皆與這些混藥有關。
■ 不要獨自使用GHB。
■ 讓共同用藥的朋友知道你正在使用GHB。

※ 請注意以上減害資訊並不能作為醫療建議。


**幫助我們改善「遠離煙嗨實用手冊」**

遠離煙嗨實用手冊文章刊頭

「遠離煙嗨實用手冊」的內容改編自 AIDS Committee of Toronto 發行的刊物。我們希望能夠參照台灣場景的實況,加入更多對本土而言更有幫助的內容。若您願意幫助我們,請填寫這份問卷。只耽誤您寶貴的三分鐘,對我們的工作將極有幫助。

►點我前往問卷

**遠離煙嗨手冊**

站內下載點:https://goo.gl/DZu1MR

Google硬碟:https://goo.gl/Byf1St

與我們分享你的經驗

[知識012] 不用煙的日子有點難熬

冰友來信:

每當我周末用煙一兩天之後,禮拜一上班的時候會特別沒勁,覺得悶悶的,很沒有動力,覺得上班很沒意思很沒動力。所以常常會撐一撐,撐到周末再玩煙嗨,有時候覺得週間很像過得很慢、很長,讓我會想多用一點,但是我目前有在克制啦,不知道這個情況如何改善?


賣熱狗的大媽回答:

您所提及的現象,就是甲基安非他命在退藥,或是戒斷的時候常見的憂鬱或低潮期。由於甲基安非他命是中樞神經興奮劑,使用後讓人感到興奮、欣快。也因此,在退藥的同時,使用者會覺得憂鬱、並感到沒有動力、沒有動機或是活力。

%e4%b8%8d%e7%94%a8%e7%85%99%e7%9a%84%e6%97%a5%e5%ad%90%e6%9c%89%e9%bb%9e%e9%9b%a3%e7%86%ac2

依照甲基安非他命藥性,單次使用,通常藥物效果可持續長達24小時。若是多次、不間斷的追加使用,其效果甚至可能長達兩三天或更久,因此可以做一個簡單的描述,那就是在完全停用藥物後的大約一至三週內,使用者會經歷一個明顯黑暗、憂鬱、以及低潮期。而在低潮期當中,往往藥物的心癮、魔力以及渴望會更強。如果本來就有一些憂鬱的病史、或是處於一個高壓力的狀態,這樣的憂鬱往往更加難受。

因此,如果您有計畫想要減藥或是戒藥,了解以及面對這樣的戒斷期的憂鬱是必須的,而在這段戒斷憂鬱期,透過規則生活、適當轉移憂鬱情緒、加強放鬆技巧、創造不會續用甲基安非他命的情境、或是尋求醫師協助使用抗憂鬱劑都是依些具體的方法。這樣子也才較能下降續用的風險。

[知識011] 請注意危險的咖啡包!

近年台灣出現數起咖啡包致死的案例,讓它進入了大眾視野。經常在外走跳的冰友們,或許曾聽聞甚至使用這種藥物。它通常會用看似咖啡包的塑膠袋裝著,有時包裝正經有時帶點詼諧。因為攜帶方便,加熱水沖泡即可眾樂樂(嚇,不苦嗎?),使它成為當前轟趴最常見的藥物。

咖啡包裡裝的到底是什麼名堂?恐怕真的沒有多少人可以答得出來。除非拿去檢驗,答案恐怕真的只有做出那批咖啡包的人知道。「咖啡包」並不像「冰」或「K」,並不單指某種成分。咖啡包裝的當然不是咖啡,而是許多娛樂藥物的混合物。

根據警方的檢驗報告,咖啡包常見成份有大家耳熟能詳的甲基安非他命、MDMA或K他命,也會出現新興藥物Mephedrone、MDPV或Methylone,以及各種合成類大麻化合物如JWH與AM系列等等。咖啡包通常不只有一種藥物,可能是兩到四種藥物的混合。

PMMA2.jpg

在目前咖啡包檢驗出的成份中,最令人憂心的,就是出現了PMMA。PMMA是一種類似安非他命或是MDMA的藥物,會讓使用者興奮、充滿活力。然而PMMA有兩個特色,使它變得十分危險:

1. PMMA的生效時間很長。常見口服娛樂藥物通常是半小時左右開始生效,但PMMA長達一小時以上。有許多人在吞服一份以後,等待一段時間沒有生效,會立刻「補一件」。或者當這個藥物與其他藥物(特別是K他命)混合時,有可能其他藥物已經生效甚至開始退了,PMMA才正準備要發。

2. PMMA的有效劑量與危險劑量的差距相當少。一般而言,口服PMMA必須要在50mg以上,使用者才會感覺到藥效。然而在某些急救案例中,使用者大約只服用了60-80 mg的PMMA。搭配上前面提到「發得慢」的特性,若使用者因而服用兩份,很可能就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在過去快樂丸流行的年代,PMMA與類似藥物PMA曾經被混入其中,造成不少死亡案例。最近無論在台灣或是歐美,PMMA與PMA再度肆虐場景,引起相關單位的注意。若注意歐美藥物新聞,應該會常看到其政府單位提醒使用者用藥時避免外觀的藥物。台灣人沒有這種福氣,所以使用者們必須更加警惕;當使用這些成分不明的藥物時,必須更小心謹慎。

PMMA3

為了不讓PMMA咖啡包威脅你的生命,自備藥物試紙當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你無法取得試紙,堅守使用娛樂藥物的應有作為也有助你降低風險:

1.適當休息

避免長時間過度運動,每隔一段時間應該離開悶熱的場所,休息降溫並補充水分。

2.注意體溫

一但發現自己或朋友體溫急速升高無法下降,並且開始有不適、暈眩無力甚至失去意識的危險時,請立刻送醫急救。不要相信偏方,喝牛奶並沒有任何急救效果。

3.彼此照應

急速的體溫上升會帶來強烈的暈眩感,但是可能會有些人把這種暈眩當成是【茫】,而忽略了可能的危險性。朋友之間應該盡量彼此照顧並確認對方狀況,以防延誤送醫時間。過去曾經發生過有人以為朋友茫掛了,結果是真的快掛了的慘劇。

4.避免追藥

至少避免在剛服用的一兩個小時間連續追藥。許多PMMA死亡案例是因為追藥造成的。

5.適當喝水

喝水時不要牛飲,適當即可。最好是喝運動飲料,以防止體內電解質失調造成水中毒。

[知識010] 緊急送醫會被抓嗎

冰友來信:

前幾天我和幾個朋友約煙嗨,中間突然有人臉色慘白,口齒不清的告訴我們他心跳很快,而且喘不過氣。

我們一群人當場就慌了,大家只好陪著他、安慰他。半小時後他逐漸冷靜下來,臉色也慢慢恢復。我覺得這算我們運氣好,他沒真的出事。如果他沒有好轉,甚至失去意識,我們也不知該怎麼辦。

請問碰到這種狀況,應該要怎麼處理比較好?送醫會被警察抓嗎?要怎麼跟醫生說?


學園教官回答:

教官猜想大家在這個問題中,最關心的應該就是送醫後,醫生會不會被報警吧。事實上,法律並未硬性規定醫院必須通報警方。教官詢問過許多醫療工作人員相關問題,他們皆表示只要不是在醫院內當場使用,醫院通常不會通報。

因此,當有冰友表示心跳過快,呼吸不順,或是覺得不舒服時,請把握時間協助他求診。尤其是出現發燒、精神混亂乃至失去意識等癥狀時,請務必送醫急救。

若冰友們是打119或叫救護車,上車時不需提到用煙,可等進入診間再說。進入診間後,則建議直接告訴醫師用煙(或是甲基安非他命)。在說明狀況時,可提到發生經過、症狀跟時間,否則醫生很難做出正確的處置。

最後再次提醒各位冰友,照顧自己,也要照顧身邊的人。切勿因為害怕法律責任,延誤了治療時機,甚至造成難以挽回的遺憾。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