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成大醫院「愛的撇步」來函提供,內容為該院PrEP使用者的現身說法。
>前往愛的撇步<

我是一個對愛滋感染極度焦慮的人,還沒有接觸娛樂性藥物之前做愛一定有戴套,連口交五成都要戴套。接觸娛樂性藥物的這一年下來,或許感官有被打開,也或許被迫接受玩煙的圈子就是要無套的潛規則,逐漸喜歡/習慣無套的感覺。

用煙的時候,當下可能開心一晚,結束後理智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場性愛遊戲,空虛低落是難免的,加上藥物的作用,身體的不適與生活的焦慮是加劇的。尤其思緒閒置胡思亂想的時候,就會擔心自己有沒有發燒,算空窗期是什麼時候,或是什麼時候應該再去篩檢一下。長期下來影響的不只是自己,也影響與家人朋友之間的關係,作息被打亂,能陪伴他們的時間變少。

今年初匿篩的時候知道PrEP的訊息,跟成大PrEP專員討論之後,從今年三月開始加入的疾管署計畫。一開始醫生建議我天天吃,但一個月之後因為經濟的因素我就改成事件型的吃法,也就是性行為前二到二十四小時吃兩顆,性行為結束之後二十四小時吃一顆,再二十四小時再一顆。改成這種吃法之後,一個月下來如果只玩四次煙,我還可以剩下十四顆,也就是說一罐一個月份的藥物可以吃到兩個月,稍稍減緩長期吃藥的經濟壓力。

有了PrEP後我更能享受性愛

PrEP確實能幫助我稍微緩解感染愛滋的焦慮,我比之前沒有PrEP的時候更能享受在性愛的過程裡面,但是我知道藥物效力只有百分之九十二,面對這百分之八的感染可能性,我覺得適度地保持清醒還是必須的,雖然無套,但是我盡量不要內射別人,也不讓別人內射我。

有了PrEP之後我也曾一度迷失在性愛的成就裡,比如前一晚赴約,結束可能不盡興或未射,隔天早上再約,還記得那時整整有兩天沒睡覺,前後經歷八個人,這讓我開始檢討,適度享受性愛的愉悅是好的,但長時間的多人性愛,是否太荒謬了?PrEP能給我一定程度的安全感,但還是沒有帶走娛樂性用藥的事後低潮,那種身體要解不解的副作用會在你的日常湧現,使用娛樂性用藥約砲的罪惡感依然揮之不去。

PrEP經驗2

有了PrEP之後我幾乎都無套,一開始我還沒有這麼主動告訴對方我有服用PrEP,我也知道使用娛樂性用藥的人多採取無套。我會改問「那你怎麼玩」切入,如果我有跟對方討論到要戴套、多久篩檢一次等問題,對方通常會覺得很解嗨,就不一定會約成。我通常不限約,一方面是我週休二日,另一方面是我需要安全感,需要多了解對方,我通常習慣聊個兩三天,才決定赴約與否。

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即便玩東西的人似乎很少討論篩檢,我還是會在交友軟體上填寫自己最後一次篩檢的日期以及篩檢結果,目的在於提醒自己,也告訴別人我仍是努力保持HIV陰性的。

與感染者交往

前一陣子認識了一個也在玩嗨的底迪,跟他的性愛經驗令人難忘,與其說喜歡跟他做愛,倒不如說想多了解這個人為何如此獨特。經過主動關懷,底迪打開心房,漸漸對我產生信任,主動跟我說他已經不健康了(愛滋陽性),每天必須要服藥。

我雖然有吃PrEP,但跟他無套玩過一次後的當面深談還是有一點震驚,我故作鎮定地說「你不用擔心啦,我有吃PrEP」,他說「這是機率問題,如果有了就有了……那你有喜歡我嗎?真的想當我男朋友?可是這樣的我,沒有資格擁有感情。」我說「為了玩這個東西吃PrEP,好像有點本末導致欸,」他笑我「你也知道喔。」

雖然我們是因為用藥認識,但我相信所有的相遇都有意義。我們關心在意彼此,還會一起吃飯看電影。我希望能用正面力量影響他,幫助他從谷底慢慢爬起來。如果將來真的交往了,還有很多問題要去面對,愛滋感染的焦慮不應該成為感情的阻礙,但我想對方如果真的願意安定下來,為了對方吃一輩子的PrEP又有何妨。

【PrEP小補帖】

PrEP, Pre-exposure prophylaxis (暴露前預防性投藥):還沒感染愛滋病毒的人,經醫師評估後,每天固定服用抗病毒藥物,讓體內有足夠的藥物濃度,來預防隨時可能發生有風險的暴露,以達到降低感染風險的效果。

對PrEP有需求的民眾可以詳洽下列醫院PrEP專員
#台北榮民總醫院 02-28751997
#衛福部桃園醫院 03-3699721 轉3255 或 8317
#台南成大醫院 06-2353535 轉5838
#高雄榮民總醫院 :07-346-8299 或 0975-581-745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07-3214227 或 0965-076-209

提供「自費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之服務單位
https://www.syndriver.com/portal/#/sharing/09fa82eb921f46e6a873e2515f1fcfad

PrEP在全世界預防HIV的效果
http://queer.watch/2017/07/28/15938